滴滴的套路,才是ofo的死穴?

自从美团吞并摩拜后,共享单车领域最大的悬念就是:ofo会去向何方?
 

9月初,ofo传出即将完成E2-2轮融资,官方对此的态度是“不予置评”。而在此之前,坊间盛传的说法是滴滴将收购ofo,每次流传版本略有出入,但结果都是一样:被ofo官方否认。

 

近日,略大参考从接近ofo的核心人士处得到消息:

 

滴滴确实对控盘ofo兴趣浓厚,今年以来,双方已经进行过多轮谈判,但收购方案屡次在最后关头被滴滴撤回,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8月份。

 

尽管ofo的故事结局尚不明确,但进入9月之后,ofo账面上的钱已近枯竭。一方面是马上要发工资的压力,另一方面还有供应商在追款,不难判断:小黄车即将迎来最后的存亡时刻。

 

这样的处境难免让人唏嘘。

 

短短几年时间里,这家明星创业公司如何从风光无限走向悲凉收场?略大参考近日拜访多位资本圈知情人士,试图在共享单车的复杂资本网络中寻得部分答案。

 

 

作者:晴川

 

 

 

1

一笔未完成的巨额投资

 

 

滴滴许诺而未竞的一笔巨额投资,被多位知情人士认为是ofo命运的拐点——在这张巨额空头支票的鼓舞下,ofo开启了大跃进,随即负债累累。

 

一切还要从滴滴入股ofo说起。

 

2016年9月滴滴参与ofo融资,正式杀入共享单车领域。在当时的戴威看来,滴滴无疑是命中贵人。除了给钱,滴滴还承诺会向ofo提供其他支持和资源。作为交换,滴滴要了一票否决权——这成为日后影响ofo命运的隐患。

 

双方度过了一段蜜月期。

 

期间,滴滴向ofo提出,可以拉上软银来一轮总额超过15亿美元的融资。它这次开出的条件是:ofo要接受滴滴派出的几位核心管理人员。

 

鏖战中的戴威需要这笔钱,他想尽快解决战斗,在共享单车领域抢占绝对领先优势。

 

戴威答应了。

 

于是,在滴滴撮合之下,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和戴威就投资一事进行了面谈,孙正义还当场手写下了投资意向书。

 

图:软银创始人孙正义

 

据知情人士向略大参考透露,所有投资文件在2017年七八月份便已拟好,只待签字。与此同时,滴滴的高级副总裁付强、财务总监柳森森、开放平台负责南山等也按约入驻ofo,全面接手了运营、财务、市场预算等核心领域。

 

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ofo进入迎接终极大战的亢奋状态。按照15亿美元的融资金额,ofo制定了新的市场策略,开始大规模投放单车进行扩张,因此欠下巨额债款。

 

然而,这笔钱后来成了空头支票。

 

据ofo人士透露,早期ofo发展较为粗放,滴滴的人员入驻后,确实花了不少精力帮助公司改进提升。但在15亿美元融资的事情上,滴滴以内部反腐等理由反复劝说,导致软银迟迟不签字。

 

到去年10月,戴威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——不仅融资遇阻让公司陷入财务麻烦,自己也被架空了。矛盾最终在11月爆发:这位明星创业者在盛怒之下将滴滴派驻的一干高管踢出了公司。

 

很快,数十名通过正常招聘流程入职ofo的员工也离开了,这些员工的共同点是此前都在滴滴就职。

 

这段蜜月期的结束似乎让年轻的戴威彻底失去了安全感。从此,ofo走上倔强独立的自救,并屡次激烈反对滴滴。

 

 

 

2

自救步步惊心

 

 

在陷入困境前,命运曾数次垂青于ofo。

 

知情人士透露,在去年六七月和十一二月份,ofo的市场占有率曾完胜对手摩拜,这一度让摩拜员工很沮丧。

 

期间,ofo前投资人朱啸虎曾志得意满地在朋友圈转发了新闻《ofo活跃用户、用户增速远甩摩拜,稳居第一》,还由此引发过和马化腾在朋友圈的一场口水仗。

 

图:朱啸虎和马化腾在朋友圈的口水仗

 

然而,拐点之后,ofo的处境一路向下。

 

2017年11月,软银的投资协议未能如期签署,大跃进的ofo开始陷入资金泥潭。此时,摩拜的财务状况也不好看,心急的投资人们开始屡屡发声,希望两家公司合并。

 

滴滴也是“合并论”的推动者之一。

 

由于摩拜大股东腾讯同时也是滴滴大股东,于是,滴滴在合并方案中提出,自己来主导合并后的新公司,而戴威等人则被要求退出。

 

毫无疑问,这个方案遭到了摩拜和ofo创始团队反对。戴威动用一票否决权,合并失败。

 

然而吊诡的是,11月中下旬,突然有媒体曝出ofo和摩拜挪用用户巨额押金,ofo资金突然紧张,不得不求助股东增资。

 

据悉,当时ofo不得已向阿里和蚂蚁金服发起紧急借款的重要原因之一,是滴滴动用一票否决权拒绝在ofo的融资文件上签字。与此同时,滴滴还上线了自营单车品牌青桔,并花钱买下小蓝单车的运营权——昔日蜜月期里的双方,似乎已经站到了对立面。

 

拿到借款后,ofo苦撑到了2018年3月。

 

期间,ofo曾多次联系软银,希望对方能在已经谈完的投资协议上签字,但一直无果。这让ofo不得不从3月开始重新坐在了滴滴的谈判桌上。

 

此时滴滴开出的条件是:由滴滴来主导控制ofo。程维出任董事长,戴威和创始团队可以留下,戴威去做海外业务。

 

心高气傲的戴威再次选择了拒绝。

 

但资金告紧之下,他的骄傲只支撑了两三个月。到今年五六月时,戴威有些绝望。知情人士透露,当时各方股东谈了1个月左右,戴威同意了滴滴的方案,放弃独立发展,首度同意交出ofo的控制权。

 

但变局再起。

 

签字之前,滴滴又反悔推翻了协议。原因是:在尽职调查后,滴滴认为ofo的资产质量变得太差。

 

局势在今年8月变得愈发紧张。在股东推动之下,滴滴又提出了完全接管ofo的新方案,但很快,又以该方案“未通过董事会批准”为由自我否定了。

 

就这样,在滴滴数次提出方案又撤回方案之时,拯救ofo的时间窗口也逐渐关闭了。

 

 

 

3

误会还是算盘?

 

 

多位受访人士称,ofo在资本场里遭遇的以上变故,究竟是因为和大股东滴滴的误会步步升级,还是落入了某些资本算计,尚难评判。

 

但滴滴对共享单车这条赛道主导权的渴望,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

尽管它未能在共享单车初兴之时入局,但通过入股ofo加入战局后,滴滴便一举拿下ofo的大股东、一票否决权及核心高管位置——很显然,作为国内出行市场的唯一巨头,滴滴不希望“最后三公里”的市场落入他人之手。

 

只是,独角兽滴滴低估了ofo独立发展的欲望,没有料到这家年轻公司会如此叛逆,无论是与摩拜的合并,还是其后的融资、重组安排,ofo创始团队都没有按照滴滴的意志推进。

 

当然,90后戴威也低估了80后程维掌局的决心,才会在资本局中如此步步惊心。

 

故事尚未结束。

 

滴滴已经留足了后手:一方面对ofo的重组施加影响,一方面在青桔和小蓝单车上不断投入,在共享单车领域形成控股+自主+托管的局面,全面对抗接手摩拜后的美团。

 

而ofo的困境对滴滴来说也不失为机遇——不仅可以借机驯服桀骜的ofo,运气好的话,还能以一个比美团接手摩拜更低的价格最终获得ofo。

 

只是,戴威和ofo的骄傲,最终可能会化作一声叹息。

 

 

 

本文版权归互娱资本论所有,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同意,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iggerv.com/246428.html。本文不代表大咖网观点,不作为投资者参考,如若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,确认后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